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劉旭東:爭做文學生態裏最好的土壤
來源:中國青年作家報 | 張曉盈  楊月  2021年07月06日14:53

劉旭東,1974年9月生於河北省保定地區順平縣,本科畢業於北京理工大學,2017年獲得哈爾濱理工大學MBA學位。北京晉江原創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總裁,中國作協網絡文學委員會委員。

 

《花千骨》《琅琊榜》《山河令》《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有翡》……這些口碑和收視率雙豐收的劇集,其小説原著最初的誕生地都是晉江文學城。創立於2003年8月1日的晉江文學城(舊稱:晉江原創網),以愛情主題等原創網絡小説而聞名,是國內著名原創文學網站之一,現擁有註冊作者180餘萬,在線作品400多萬部。

作為晉江文學城的總裁,北京晉江原創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總裁、中國作協網絡文學委員會委員劉旭東在互聯網文學領域深耕十餘年,近日接受了《中國青年作家報》的專訪,講述晉江文學城鼓勵創作、孵化優秀作品的幕後故事。

好作品是長出來的,不是種出來的

記者:晉江是如何發現和孵化優質作品,將其打造為優質IP的?

劉旭東:我經常會勸作者,IP強求不得,不要勉強去寫什麼東西,也不要看哪個類型火了就模仿寫什麼,要寫你自己心裏喜歡的東西,你的作品被自己喜愛,才有可能會被別人喜愛。

我認為網文有一個特點:好作品是長出來的,不是種出來的。作為平台的管理者,實際上我們的水平並不一定比寫作者高,我們鼓勵大家把自己心裏想的東西寫出來,基於這個思想,晉江文學城會讓大家相對自由地寫作,爭做文學生態裏最好的土壤。

晉江從零幾年開始實行一套雙向互動、多維判斷的篩選模式,把點擊量、收藏量、評論量等數據結合在一起,最後得到一個綜合的積分,這就是我們的初次篩選,我們再從分數較高的作品裏進行孵化。

記者:一些作者擔心版權賣出後,原作者的話語權會消失,在影視化過程中,晉江是如何幫助作者維護權益的?

劉旭東:晉江主要從前期版權購買方的篩選和後期合同條款保障兩方面幫作者爭取話語權。我們成立了一個影視小組,會從各個維度對購買方(我們要求其必須是影視製作方)進行評估,如果以前有不良行為,分數會低,會建議作者考慮不出售。

後期合同的約定裏,會約定底線條款,比如開發時間限制等,我們都會寫在合同裏。

這只是我們幫助作者維護權益的一些方面,還有很多維權的實際舉措和做法,已經形成了制度性的規範。與此同時,在對諸如作品改編、演員選角等方面,我們也會建議作者跟選角團隊溝通自己寫作時的人物畫像,但不建議作者非要指定某位演員來演。一個是作者在這方面的專業性不足,另一個是涉及演員檔期、片酬等等複雜的問題,還是由製作方來做這些會更專業。

記者:得益於大量優質網文的產出,晉江文學城也受到了業界的關注和不少網文作家的青睞,在培養新人作者方面有哪些舉措?

劉旭東:針對新人作者,我們主要是進行一些法律法規的培訓,包括違禁題材、版權保護等。關於新人扶持和培訓,晉江相對來説是比較謹慎的。我們非常不希望編輯教大家怎樣去寫賺錢的作品,最後卻創作出來一堆同質化的東西。晉江還是更希望作者自由成長,他們可以在評論區或者碧水論壇(晉江文學城論壇)實時看到讀者對自己的評價,面對這些評價如何完善作品。如何無視掉惡意的評價,也會是新人作者成長中的重要一環。

除此之外,晉江還設立了新晉作者榜、幼苗培育計劃、最快進步獎三套榜單來幫助新人成長,希望能夠激發新人作者的創作熱情。

以文學為載體,讓傳統文化影響更多青年

記者:《山河令》前段時間一度成為最受青年人關注的話題之一,已經完結10年之久的原著《天涯客》在晉江上的排名也因劇集的熱度有所提升,您如何看網文及IP衍生帶給青年人的影響?

劉旭東:《山河令》這部作品的豆瓣評分和在國際上不斷擴大的影響力讓我們很欣慰。自從影視劇進入特效更加亮眼的玄幻時代後,武俠式微了很多年了,但《山河令》用一種老派的浪漫及新武俠的表現手法,重新喚起觀眾對武俠的熱情。

《山河令》的台詞很見功力,加入了好多詩詞,在青年羣體中掀起了一股詩詞熱,我看到很多關於《山河令》台詞裏的詩詞整理,包括全詩、出處、釋義等等,甚至有一個台灣的老師還用《山河令》給學生們講詩詞。

中華文化之美在這樣的作品裏得到了很好的呈現,我特別希望更多的青年作家可以在傳統文化這方面下一些功夫,寫出一些更美更好的作品,從而帶動更多的年輕人熱愛我們的傳統文化。

記者:網絡文學不只是在國內廣受歡迎,還在海外獲得了不少外國粉絲。關於海外出版、講好中國故事,晉江未來有什麼樣的計劃?

劉旭東:晉江有一個理念,我們希望愛晉江、愛讀書的人來到這裏。近年來,很多傳播效果很好的影視作品的原作都出自晉江,片頭也有“改編自晉江文學城”字樣,這也讓更多的人知道了晉江。其實晉江在10年以前就已經有海外出版了,但我們當時只是順其自然,有海外出版社找過來,我們就授權給他們。現在我們忽然發現,海外對中華文化的喜愛可能是超乎我們的想象的,我們應該擁有文化自信,相信我們的文化真的很美。

目前晉江的境外讀者(包含我國的港澳台)大約有15%左右,晉江下一步會加大海外推廣力度,甚至我們也在討論,在海外是不是設立一些新的閲讀模式,能讓傳統文化在海外發光。同時我們現在鼓勵作者去多觀察多寫身邊的人和事,今年特地開通了建黨百年徵文,從“支教的日子”“我有特殊種地技巧”“走出大山的女孩”“我是基層公務員”等方向啓發作者去創作現實題材作品。

用文學的方式,用晉江的方式,為傳統文化的推廣出一份力

記者:對於內容同質化,晉江有什麼應對措施嗎?

劉旭東:作為一個有文學理想的平台,我們希望作品更多樣,所以我們在編輯分組的時候,已經強制按照類型分組了。但是如果有某一個題材在某段時間比較熱門、作品比較多,我們也是可以接受的。我們相信大家審美的力量,也相信大家看夠了、寫夠了之後的創新意願。同時,智能化推薦也是我們下一步的重點工作,讓每個人的榜單上顯示不一樣的、自己喜歡的內容,以更好地避免同質化。

記者:一些用户反映,晉江文學城和App的交互設計及頁面美化都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您怎麼看?未來幾年晉江文學城的發展有什麼樣的規劃?

劉旭東:我們承認晉江在技術上是比較落後的。晉江是一個以理想為支撐的平台,前期更多的是在做內容,沒有那麼大的人力物力去做技術,技術優化是我們以後的改善方向。關於網站的頁面設計,我們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在裏面。我也看過很多用户評論,説我們的頁面停留在“二十年前的”“有年代感的”,但晉江是一個文字為主的網站,我們在首頁做榜單和推薦的時候考慮的是,要讓更多的作品被展示出來。晉江有非常多的新人作者,他們看到自己作品出現在首頁,哪怕是角落裏,都會非常開心,能極大地激發他們的熱情。我之前看過碧水論壇裏邊有熱心用户設計過新的界面,是挺漂亮,但是還是存在內容容量不夠的問題。如果用户有什麼好的想法,我們隨時歡迎大家的意見和建議。

晉江一直秉持的原則就是,在運營的過程中,平台就是一個服務者,服務於所有讀者和作者。在讀者和作者羣體裏會有各種聲音,我們會盡最大的努力找到聲音中的亮點,用於改進平台。

晉江如果説未來有什麼規劃的話,我覺得應該是兩條,第一是我們要堅持活下去。第二是我們要面向國際,傳播中華文化。因為我們既然發現了晉江的作品在港澳台和海外那麼受歡迎,我們能用文學的方式,用晉江的方式,為傳統文化的推廣出一份力,也是很令我們高興的。